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那年、那月、那些亊!

那山、那水、那人家——牛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若你一定要问我/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/ 只是 / 只是为了/ 有一日/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/ 我还能/ 从那一行行 / 一句句里/ 寻找过去的足迹/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/ 一一梁 玉 梅 (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“杏坛新声” 杂志社主编)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中国人的关系网(转)  

2009-01-21 12:21:10|  分类: 百姓见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虎啸中原中国人的关系网(转)

农历2001年除夕,某市街头发生一桩交通事故.两辆摩托车相撞,当事人爬起来后,既无口角也不道歉,而是不慌不忙地各自掏出手机,背对背,站在马路当中对着手机不停地诉说,惹得不少人围观.两位巡警路过上前干预,臊事着竟不搭理,旁若无人地自顾自地继续打电话.巡警询问两偏不见效,私下一商量:”算了,他们都有熟人,咱们走人!”过后,果然大家分头去幕后私了.这就是当地”惯例”,是近年兴起的不成文”规矩”.

  这种现象仿佛成了一种隐形游戏规则,它取代交通法规,另起炉灶摆平交通事故,尤其处理交通事故的经济理赔.至于公平与否 ,在当今社会的急剧转型时期仿佛并非重要,关键不在公平而在摆平.没有一种法规绝对公平,关键在大众的认同与接受.

  如果绝大多数市民都主动参与这种游戏,博弈均衡也就是实际的规则了.短短二十年,这个规则已经滋生了一种行业:拒报载,闽东人称”二哥”,也就是”车托”或”线人”,更规范名称应该是”个人违章事务经纪人.”这个故事,部分地反映了”关系”在当代生活中的价值,而这也仅仅是冰山之一角而已.关系在生活中的效用,内里乾坤之大超乎想象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关系是生存的维生素

  关系是什么?这对成年人来说几乎不是问题,不过要在道理上说清楚,并非那么容易。为了将中国关系说透,不妨多下点功夫,先从社会学说起。

  有一次,沪上一位年轻教授对作者说:你到上海来吧,这里是我导师的码头。他说话的口气,简直就象旧时青红帮的,不明就里的人还误以为他是上海滩的小藿三。其实,他真的是上海某名牌大学教授,作者也明白他所说的“码头”是上海是上海某专业圈,而非收保护费的黑道。那个圈子确系其导师私人关系的势力范围,所以,他可以用青红帮的语言风格描述那个学术圈子。从语义学角度说,说他导师是“老板”,“老大”,还是“学阀”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系网是不是隐蔽“组织”

关系或关系网,从微观机理,宏观功能两方便都与“组织”这个词概念类似。社会学所谓“组织”,是由许多个人经排列组合形成一个可标识,有功能的统一体。单就这定义看,关系或关系网当然就是一种组织,类似团体或单位。关系和团体,表面上看似不同,但都贴和人群,形成一个可被观察和称呼的结构。

关系网既象团体又不象团体。就好象UFO,是飞行物,又不是可纳入科学研究的一般飞行物,是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-------“未经确认飞行物体”,看着心里有种不确定感。产生这种感觉就对了。团体的准确名称应该是“正式团体”,“正式”二字很重要。因为关系网的奥秘之一就是“不正式”,恰好与团体相反。

一个典型的正式团体具有白纸黑字订立的明文章程,成员手持准入证书,章程和证书是正式团体的两大基本特征。如将团体比作一个圆——团体界线。然而,关系或关系网并没有正经八百的明文制度,更没有成员与非成员的明确分界线,只有模糊不清,心照不宣的规矩  ,和交易的特权 与利益。关系网奉行不成文的规矩——也就是习俗,没有人可以去制定规矩,但是背后存在着看不见的压力,在它支配下诞生了“规矩”,“规矩”的专门术语就是制度。关系网内没有严格界限,两人之间守规矩就是关系,不守规矩就不是关系,来去自由——比婚姻还自由,婚姻家庭毕竟是二人团体,属于法律保护的正式团体。因为关系网太自由,太随意,关系网的运行依靠模糊逻辑。

譬如,某人,若与你非亲非友又有数面之缘,他是否是你的关系,还真有些说不清,连你自己都回答不出来。但这一切并无碍,你们交往的行为将替你作答,引领你摸着石头过河,一边交往一边确认。确认的标准就是人情授受,既大家有无互相委托办事及有无办事后的酬谢。人在,人情在,关系在。人情是关系的孪生兄弟同胞,没有人情便不是关系,没有人情不会做人情,新朋友初识,彼此接受人情等于认同关系,不接受人情等于不认同关系。认识一个人与一个关系之间,既不完全等于也不截然无关,当中一道标识既是人情交往中有无操作反馈。

   甲帮乙办事,乙还甲人情。这一来一去,遂成“关系”。

   经过头一次,若两人一致期待将来一直交往下去,那关系就开始逐渐变铁了。所谓“铁”哥门就是这般诞生的。关系的建立,运作都依赖于人情交换制度,这是另一门学问。

    莽莽中国大地,关系和关系网滋生多了,产生一块块群落 ,足以与团体和法律制度建构的公共持续相抗衡。关系滋生的社会属于关系社会。关系社会是一种体制外社会,也是江湖社会两大类型之一。江湖有多种,网状结构的关系网是一种,团体化的帮会是另一种。

一伙人是否是关系,自古以来就是无正式依据,既无法较真也无需要钻牛角尖,也许这回是下回却不是。关系在不断演变,各人生存状况和地位也不断变化,微妙的私人关系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很大程度上基于当事人当时的心理,关系社会需要一种默认的心领神会。有些情景当事人也不明白,要试探一下等待对方的回应。譬如下面的列子,时常有人呤点心到家里,往桌上一搁:“哥门儿,有件事想拖你们办一下,怎么样?”那哥门儿若心口不一地用余光扫瞄礼物,一边看一边客气问什么事,并假意推推,那就是应承了。这些承了就是关系,若对方没应承,还没问什么事情就搁下一句:“你请回吧,我点心多得要发霉。”那就不是关系,没给你面子。应承,等于确认人情交易的游戏原则。不应承,就是否决。人情很关键,是关系的内在标准。那人若说:“事情交给我了,下次不许带东西。”那就不仅确认关系,而且关系很特铁。

凭着人情,关系就逐步建立了,它与国法党章属于平行面。关系一不买国法的帐,二不买党记的帐,体制外的结构属性本来如此,它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,按自己的逻辑办事。由于关系社会的网络结构与法制社会的“科层团体制”不同,一个网络制,一个团体制,所以关系网从不诉求社会颠覆法制社会,从来不造反。相反,它要寄生在单位和团体身上吸收血液,营养自己。

中国的关系网就象簧虫,漫虫,一样吸附在政治经济团体尤其是实行科层制的大型团体上寄生。关系网的本质是寄生。偶尔,在极有限的情形下,关系网也发挥着经济组织的生产功能。譬如,民间“标会”融资,私人公司拆借和个人高利贷,被关系社会美名曰:“关系也是生产力”但是,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很小,可乎虐不记。反而,其寄生价值如此突出,完全依附在大型社团内寄生谋利,假设法人团体,公司,协会,单位都倒了,关系网却失去寄主的营养供给。古人云: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付”所以,关系网与宪政团体的关系是毛与皮的关系,是脚气的真菌与脚的关系。

操作关系网——搞关系,走后门,尽管声名如此不雅,但是现代法制社会莱之如何,就象瞒虫,真菌不是容易除根的皮肤病。在体制架构上,法律属刚性,关系则属柔性,就象重拳打在棉花上,有劲使不出,有时连击打的目标都找着。检查部门能不能轻易掌握单位内私人关系的一手材料吗?掌握证据是困难的。关系是无形的,看不见摸不着,只有当事人私下操作时自己会心领神会。当事人说即有,说无即无,旁人不易取证,甚至不易观察。上面说过,有时连他们之间在某桩事情上都要相互试探一下,耍耍太级拳,看大家是否一伙人,论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关系网是城市生活脉络

根据对京,沪,澳,闽,琼等地百姓生活的多年观察,作者的初步结论是:关系极为重要,但对不同城市的重要性并不相同。在小城市,关系是生活必需品,在大城市,关系给生活锦上添花。关系的有效性与城市规模大小密切相关,小城市容易形成典型关系社会生态,大城市里关系社会生态相对薄弱。这城市大小界限在哪儿呢?

作者认为50万人口是一道界限。人口50万以下的城市是很容易并且大多数都发育了成熟的关系社会生态。打一个通俗的比方,很牛气的老江湖通常拍胸道:“这城市任意角落,我都能通过关系找了去!”这个找了去的尽头,就是50万左右的人口范围。任何长袖善舞的老江湖都不敢在一个人口过千万的大城市,可以随便找了去,除非他是市长。因此,50万左右人口以下的城市,普通人都有本事通达城市的某一角落,只要他掌握了基本的关系术。50万人口就是一个上限,当然是一个约数,误差20万,也就是30-70万,与城市的环境和历史背景有关。这个规模可以形成非常熟悉的关系社会——完全靠关系建成的社会。在这种关系中,关系价值的传播及和被认同程度无异与法律,甚至或高与法律。人证这一点不需要很复杂的调查,只要指出关系网时常可以打通法官和法院这样一个常见的显示,就知道关系价值在有些地方高与法律。传媒报道,一些地方的律师改行做法庭捕客,居然赚钱更快,也就是就社会的事情。专门替当事人疏通法官,拿佣金掏生活。

在另一头,在人口500万以上的城市,具有相反的情形。这种特大城市是中国的关系社会生态发育最低,最不兴旺的城市。但不是关系不存在,也并非不重要,只是超大型人口规模最不利于关系运作。如果将500万甚至1000万人口作为一个整体,谁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和精力铺设这么大的关系网。前面说了,关系网的极限只是50万左右,而且到最后,实际帮自己办事情的人自己并不熟,那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。。。。。辗转相托。依据脑科学的原理,一个普通人顶多认识熟人200-300人,即使啥事不干专门应酬,至多认识1000人。小城市这几十万人编制的一张大网要靠最初的二三百人来维持关系。这是中国城市每天发生在生活背后的故事。其实,特大城市也可以切开来对号入作。标识一些团体,当中有很多社区,社团,行业,街道组织,其中不乏规模五十万以下者,适合玩关系传递的游戏,适合关系滋生,所以照样滋生私人关系网络。

在两个极端之间,即人口介于50-500万之间的城市,是一种模糊的样本,既是关系网效用的边际,也是宪政体制的增长点,处于一种双轨制过度状态。关系网重要,社会团体也重要。这一类大城市初步建立了公共社会团体的雏形,所以一个普通市民不依赖熟人也可以依靠公共体制——市场和宪政机制生存。但是由于许多这类城市的公共服务体制尚不完善,一些涉及更高层次的生活需要不容易得到满足,譬如晋升,工作调动,亲属户口农转非,此时,熟人关系就更好用了。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料,到2000年,中国人口90-%基层人口肯定处在关系网生态适宜滋生的人口规模中。

为探索关系学的源头,还是回到小城市。那些小城市人,如果普通人完全不用关系来经营自己的生活,那么,日常生活肯定是障碍多多,困难重重。譬如,孩子入学,就业,个人调动,晋升,开店,办公司,这些对小城市生活相关的事物,都要依托与熟人圈来解决。小城市的生活,以熟人圈为基石。然后才是复杂的社会组织体系,有熟人是必要条件,比必要条件更进一步,有熟人还是充分条件,可以提供分享,提供特权和物质待遇,令生活更锦上添花,譬如,获得紧缺资源,分享政策性优惠,优先安排海外定居,医院里看病的有限权,名医选择权和更加周到的服务,难以叙述。当然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一切都有代价,后门特权需要双方给予。一个人,如果没有直接的特权资源,甚至没有见解的关系当介绍人,最终的结局也只能是边缘化,被人挤到城市的边缘。因为关系必不可少,所以关系是中国人生活的维生素。尤其中小城市市民生活的“维生素”

综合看来,关系是小城市生活持续的主旋律,同时是大城市生活的副旋律。在大城市,它与公共持续形成平行的双重控制体系,二者有时相符竞争,有时互相补充,就象交响乐中的和声。至于在农村,反倒是关系社会的列外,乡村基本不成关系社会。村民都是熟人,没有生熟之分,没有生熟差异生成的特权空间,这意味着不存在或者只有很微弱的拉关系的价值。作者特意跟随人类学家到贵州调查,发现人人都是熟人,没有开后门的资源,没有搞关系的需要。这显示,关系基与社会交往的一种落差格局,它是熟人对生人的优先权,而这种落差只存在与一个人生人与熟人的混居的社会。小城市和城镇是典型的移民社会,大城市反倒人人都是陌生人,生熟差异削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关系好办事

  对于不同的城市,不同的人来说,关系拥有不同的价值,可以办不同的事情,为不空谈,我们就说一个地方的版本,总结关系的效用。尽管生活需求一直变化,但以下事情必定诉诸关系。

  调动,就业,提干,涨工资,转户口,出如镜,申请项目,子女进重点中学。。。。。。

  另一类事物,不诉诸关系也可以办成,但是依赖关系可以提高效率,减少费用,获得满意的效果。

  购买贵重的商品,购买优质套型,办理执照,学校招生,买文艺演出票。。。。。。

  两相比较,前一类事物属于终生大事,后一类属于生活小节,有也可,无也可,就大事而言,小城市的居民日常生活必须依托人的关系网,几乎没有人完全不利用关系生存,差别只是依赖程度更高。

  按通俗说法,托关系也叫走后门,有后门就有前门,前门是正统体制,是公共宪政程序,也就是“白道”。后门不仅走得通,甚至还必须走。这种现象是一切转型时期或者制度不稳定时期常见的情形。包括关系网在内的江湖是制度断裂造成管理真空的产物

   出处:西安商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