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那年、那月、那些亊!

那山、那水、那人家——牛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若你一定要问我/ 为什么总爱把一切都写进诗里/ 只是 / 只是为了/ 有一日/ 所有的都离我而去/ 我还能/ 从那一行行 / 一句句里/ 寻找过去的足迹/ 和一个永不再现的你/ 一一梁 玉 梅 (曾任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“杏坛新声” 杂志社主编)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刻石千年万古图  

2010-12-06 12:09:15|  分类: 三峡遗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刻石千年万古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忆云阳(古)张飞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刻石千年万古图 - 牛子 - 朝阳春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云阳张飞庙迁移前照片

刻石千年万古图 - 牛子 - 朝阳春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云阳张飞庙迁移新址重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牛子/文           网络图片 

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曾多次到云阳县城(旧城)。闲余之时,坐在长江岸边古榕树下的石梯上,倾听从江岸边传来船工在拉纤时唱出的川江号子,号子声时而粗犷豪放,时而蜿转悠扬,令人心醉的歌声,声声入耳。

 长江上往来的船只如同穿梭似地上下。江上一派繁忙不停的景象,惹人眼目。浩浩荡荡的长江,奔流急淌,永无休止地流向东方。

 江中的客轮劈开江水,载着乘客驶过,满载货物的船只穿流不息。轮船泛起的波澜,一浪高过一浪,一波助推着一波,踏着江水涌向岸边,奋力地冲击江岸,拍打岸边的鹅卵石。这时,大浪咆哮声、浪涛拍岸声,从江边不停地传来。

在江边的客运码头上,停靠着过江的小木舢板船。小木舢板船被浪涛拍击,相互碰撞着船沿,在水中时上时下,时起时伏。这种由一前一后两位船工划动载人过江的小木船,今天,己很难在长江中见到它的身影了。

遥望长江对面江岸,有一条由砂岩石板砌筑的石阶道路,宛如一条龙蛇,沿江岸蜿蜒而上,直入陡峭山崖峡谷中。岸边石脊上,依稀可见刻有“江上风清”四亇大字的石刻题字和其它一些历代碑刻。

对岸半坡上,有一座滴檐翘角庙宇式的建筑,隐没在丛林树木之中。我向旁边坐着的一位当地的老人打听,才知道这是为祭奠三国时的张飞而建立的庙宇。老人向我说道,这里的张飞庙还流传有一段动人的传说。

传说在三国时,刘备伐吴国,张飞在阆中率兵万人会集江州伐吴。因帐下张达、范强督办粮草不齐,被张飞在帐前鞭挞。两人记仇在心中,趁张飞酒后酣睡,杀死张飞,割其首弃之,投奔吴国孙权。而张飞的头颅顺长江流水而下,至云阳地段,被当地百姓打捞上岸。

蜀国的老百姓闻张飞将军被歹人害死,身首各异,不禁嚎啕大哭。为祭奠张将军,百姓共议在江岸对面崖边,为张将军立祠建庙,永世供奉。这段关于张飞庙的民间传说,为云阳张飞庙增添了一段神秘的色彩。

 听老人这么一说,我遂生拜访之念。告别老人,来到江岸码头,花了三分钱,便搭乘小舟过江。

 到达对面江岸,小舟停靠后,舍舟登陆,沿着江岸山势铺设的石阶而上。近百级石阶己经残破不堪,稍有不慎就会摔跟头,我只得小心前行。

 到山涧前,一座石桥跨涧而起,高大的古树遮天蔽日。行到石桥前,便从左手折返掉头向上,登上石桥后,便看见张飞庙了。

 张飞庙破旧的庙门洞开,门上油漆早已脱落,门的木质纹理显现无遗。庙前满地的荒草落叶,和从古树上坠下的枯藤,更衬托出张飞庙清冷、肃杀的环境。

 进入庙内,庙里空无一人,满地的杂草,和被人为破损毁坏的物迹,让人目不忍睹。而大殿上塑像残缺,己分不清谁是张飞,谁是张苞(张飞之子)的模样,更谈不上其他人物塑像了,丝丝凄凉之感不由得涌上心头。

 穿过殿堂,步入殿旁的花园,园内荒草丛生,落叶萧竦,仅存的几座石碑,东倒西歪地散落在园内。残缺的石碑上苔痕累累,字迹风化、模糊,让人分辨不清字迹。园中的枯藤从古树垂下,随江风飘荡,更增添几分萧瑟的景象。

 流连在号称“巴蜀一胜景”的张飞庙里,回想起昔日张飞庙“古木苍藤复庙庭”殿宇的巍峨,“老树春归闻杜宇”,“古木悬崖共暮烟”,“又听龙吟凤语新”令人陶醉流连的园林清幽辉煌时日,不禁感到几许失落,几多凄凉。

 在己经残破的张飞庙内,只有我这亇远道慕名而来的探访者,独自流连,无言亦无语,久久不愿离开。

 我一次又一次地地寻找,寻找那曾经让蜀人引以为之的骄傲和辉煌,却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失望。无奈之下,我只得带着遗憾,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 以后,我又多次来到云阳,在云阳县城河街石栏边的老榕树下,我一次又一次驻足,隔江远望张飞庙。

 倚石凭栏看大江,“蜀中山水依旧在,回首桃园思杳冥”,“青山何处英雄墓,愁听残钟独倚栏”。张飞庙呵,我无言面对你,不忍心再去造访你那风烛残年,老态龙钟之景况,只得无奈地带着遗憾而归,却更加勾起我对你的怀念之情。

 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随着旅游热的兴起,当地政府曾对张飞庙重新进行修缮,中外游客纷纷乘船至沓,登岸游览,成为长江三峡重点旅游景点。

 随着大江截流蓄水,和云阳县城选址新建,老县城已湮没于江中,而有千余年历史的张飞庙自然地貌,也一同没入江水深处。云阳张飞庙以及周边的古树迁往上游约三十余公里处的新址重建。

 然而,张飞庙迁建入新址中的形象,却因与原址的环境差异,而大相径庭(闻说移栽的古树因‘水土不服’而濒临死亡)。原张飞庙它那四周群峰峭立,绿阴环抱,百花争艳,老树春归,入夜听涛,迂回万壑的自然景观也不复再现,这不能不说是一桩憾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树春归闻杜宇,小桥流水浪花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古木苍藤庙庭外,刻石千年万古图。

我依然怀念(老)张飞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8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